神彩8下载安装

  • <tr id='xp9B9E'><strong id='xp9B9E'></strong><small id='xp9B9E'></small><button id='xp9B9E'></button><li id='xp9B9E'><noscript id='xp9B9E'><big id='xp9B9E'></big><dt id='xp9B9E'></dt></noscript></li></tr><ol id='xp9B9E'><option id='xp9B9E'><table id='xp9B9E'><blockquote id='xp9B9E'><tbody id='xp9B9E'></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xp9B9E'></u><kbd id='xp9B9E'><kbd id='xp9B9E'></kbd></kbd>

    <code id='xp9B9E'><strong id='xp9B9E'></strong></code>

    <fieldset id='xp9B9E'></fieldset>
          <span id='xp9B9E'></span>

              <ins id='xp9B9E'></ins>
              <acronym id='xp9B9E'><em id='xp9B9E'></em><td id='xp9B9E'><div id='xp9B9E'></div></td></acronym><address id='xp9B9E'><big id='xp9B9E'><big id='xp9B9E'></big><legend id='xp9B9E'></legend></big></address>

              <i id='xp9B9E'><div id='xp9B9E'><ins id='xp9B9E'></ins></div></i>
              <i id='xp9B9E'></i>
            1. <dl id='xp9B9E'></dl>
              1. <blockquote id='xp9B9E'><q id='xp9B9E'><noscript id='xp9B9E'></noscript><dt id='xp9B9E'></dt></q></blockquote><noframes id='xp9B9E'><i id='xp9B9E'></i>
                《王選傳》節選——獻身科學的苦與樂

                來源:二局科學道德處   發表時間:2019-09-18

                [ 字號  ]

                叢中笑

                 

                    【作者述評】王選院士是享譽海內外的著名科學家,他帶領科研團隊研制成功漢字信息處理與激光照排系統,掀起了我國“告別鉛與火、迎來光與電”的印刷技術革命,為信息時代漢字和中華文化的傳承與發展創造了條件。2001年,彩神頒發“二十世紀我國重大工程技術成就”評選結果,“漢字信息處理與印刷革命”排名第二,與第一名“兩彈一星”僅差一票。王選院士因此獲2001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2018年被授予“改革先鋒”稱號,獲得“科技體制改革的實踐探索者”的高度評價。在漢字激光照排系統的研制中,王選負責總體設計和硬件設計,他的夫人加同事、北京大學陳堃銶教授則負責系統早期大型軟件的設計和實現。兩人相濡以沫,奉獻一生,經歷了常人無法體驗的“苦與樂”。筆者采取“客觀描述與口述實錄相結合”的手法,描述了這對科研伉儷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摘取片斷,以饗讀者。

                 

                獻身科學就沒有權利再像普通人那樣生活

                 

                    王選曾多次感嘆,“我們是在罵聲中成長的”,“最大的苦惱是大多數人不相信中國的系統能超過外國產品,不相信淘汰鉛字的歷史變革能由中國人獨立完成”。

                 

                    從1975開始從事激光照排研究,到1993年整整18個春秋,王選和夫人陳堃銶幾乎沒有休息過一個整天,頂著巨大的壓力,每天分上午、下午和晚上三段拼命工作,沒有寒暑假,沒有春節,更沒有周末,換來的是激光照排系統的成功和推廣應用,這使王選感到發自內心的欣慰和難以形容的享受。他看到法國作家莫泊桑有一句座右銘:“一個獻身科學的人就沒有權利再像普通人那樣生活。”深有同感,但他略為思索,又在後面加了一句:“一個人要想在學術上有所成就,必然會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樂趣,但也會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樂趣。”王選把這句綜合後的話作為自己的座右銘,成為他最為推崇的格言。

                 

                    這句話,也是王選這18年的真實寫照。

                 

                    王選:這十多年我只要有三天的休息就已十分滿足了,但從未得到這種機會,特別是前十年,根本看不見名和利,是項目的難度和價值強烈地吸引了我,尤其是我找到了一條外國人沒有走過的或日本人沒有走通的技術途徑,盡管國內大多數人並不相信,但這一創新方案的價值使我覺得只有一鼓作氣,把創新的成果變成產業才算大功告成。永遠把社會發展的需要放在第一位,才能逆潮流而上,我堅信“告別鉛與火”是一場革命,是社會需要的,於是不滿足已有結果,追求精益求精、鍥而不舍的精神,再艱苦,再吃力也要幹下去。

                 

                    陳堃銶:我們在研制激光照排的過程中經常是一喜伴隨著一憂,某一件工作完成了,我們很高興,但是馬上就想到後面還有什麽事情必須要快點做,總覺得心上像壓了石頭一樣,好像後面有一條鞭子在不斷地抽我們,趕我們。朋友親戚都勸我:你不要命啦,想想你的身體,怎麽能這樣玩命呢。我說也不是我的覺悟有多高,而是形勢逼著我,必須要這樣幹,要把激光照排實用化,產業化,否則對不起國家的投資,也對不起天天加班加點努力工作的這個集體。我們沒有退路。我經常開玩笑,用一句土話來說,我們是苦出身,就是“苦力的幹活”,幹慣了,沒有浮在上面的習慣。

                 

                    科研和其他事務性工作幾乎成為王選生活的全部,在單位自不必說,出去開會,公交車上是他想問題的好時機,到外地出差,一上飛機就打開小桌板構思設計,回到家中,他的腦子裏想的仍然是工作,根據王選的工作記錄,設計照排控制器的時間大部分是晚上和周末。

                 

                王選和夫人陳堃銶在查看用漢字激光照排系統輸出的報紙膠片

                 

                    除了科研工作,王選還要參加各種各樣的會議,處理各種各樣的雜事。激光照排系統小有名氣後,參觀者絡繹不絕,包括一些外賓,往往都由王選出面接待。過去王選總穿有補丁的衣服,陳堃銶說還是要註意一下形象,才給他添了兩套西裝。王選擔任副所長後,外面找他的更多了,鑒定會、論證會、審稿會、報告會,接待和訪問報社、出版社等用戶,約稿也多起來,聯系購買國外組件等雜事也要他處理。此外,從有工作記錄起,王選每年春節年夜或大年初一都到單位值班,有時連值兩天,直到1989年搬到印刷大樓,有了大樓看門人為止。那些年,王選雖然胸悶、憋氣已不常發作,但身體弱,很容易感冒,這樣的身體承擔這麽重的工作,陳堃銶心疼地形容王選是:“寫不完的材料,填不完的表,開不完的會,做不完的報告。”

                 

                    1988年王選他們搬進了承澤園,但附近沒有食堂,生活很緊張,吃飯常常湊合,最常吃的是面條。有時候家裏連一滴油或一粒米都沒有了,卻顧不上去買。有一年除夕冰箱裏只剩下一塊豆腐。陳堃銶在忙工作的同時,承擔了幾乎所有家務,為了讓王選高度緊張的神經放松一下,陳堃銶有時故意讓他幹些家務活,以分散他的註意力。

                 

                    陳堃銶:我看他實在是太忙,就讓他幫著做些家務,比如洗碗,吃飯的時候說些閑話,這樣他可以喘口氣。但他很少能搭腔,有時做著做著家務,或者吃著吃著飯,就跑到屋裏寫起來了,我知道他總是在想問題。有時讓他順便買個東西,要說好幾遍,不是記不得,就是買回來的東西又貴又不好,甚至是壞的,經常是花些冤枉錢,買了一些根本不能用的東西。有一次快過年了,我讓王選去買賀卡,好寄給朋友。買回來一看,裏面的話根本不適合寄,我問王選,你怎麽不仔細看看呢。他說:“唉呀,我只看見外面的皮,裏頭的字可是沒看。”他哪裏知道,除了賀年片還有什麽生日卡、情人卡,名堂多著呢。當時上海王選的父母都80多歲了,我們家也沒電話,主要通過寫信問候一下老人。每次都是我催他寫,後來他實在沒時間,信就都是我來寫了。

                 

                王選和陳堃銶在家中討論技術問題,一起分享科研成功帶來的喜悅。

                 

                    雖然獻身科研讓王選失去了許多常人的生活,但王選更享受到了獨特的快樂。他說,“科學研究本身就是一種美,給人帶來的愉快是最大的報酬,是一種高級享受”。“好奇心、研究中難題和挑戰帶來的吸引力、取得突破後對科學或工業可能產生的深遠影響,是科學研究的真正動力。只有這種動力才能使人癡迷、執著、甘願放棄常人能享受的樂趣,充滿激情地持續奮鬥十幾年。”十多年的攻關過程中,有三件事讓王選興奮不已:“一是在攻克一個個技術難關時,冥思苦想,幾周睡不好覺,忽然一天半夜靈機一動,想出絕招,使問題迎刃而解,這種愉快和享受是難以形容的。二是苦苦開發的產品實現了產業化,被用戶大規模地使用:這種成就感千金難買。三是發現了年輕的帥才、將才並委之以重任。”最後一條成為王選後半生孜孜追求的目標。

                 

                平生唯一一次吵架

                 

                    在家裏,王選和陳堃銶的最大樂趣也是共同攻克科研難題、一起分享科研成功帶來的喜悅。除此之外,他們倆脾氣相投,性格互補,觀點契合,目標一致。

                 

                    陳堃銶:我跟王選都有各自的愛好,他喜歡聽京劇,我喜歡聽西洋音樂,王選有好多京劇錄音帶,我後來也有了全套的貝多芬交響樂錄音帶,不過我們平時工作忙,根本沒有心思,也沒有時間聽。我和王選平時對許多問題的觀點相似,所以常常很少幾句話彼此就都理解。我有時說話偏激,他會指出哪幾句不應該講,他寫的文章有不合適的地方,我向他指出,彼此都會接受,所以很少發生矛盾。

                 

                    王選性格溫和,是個打不還口、罵不還手的人,平時他總是讓著我。1986年為《經濟日報》排版軟件的事爭吵,是我們一生唯一一次吵架。

                 

                    1987年初,《經濟日報》社決定上激光照排。這時,系統遇到了一個棘手的困難,合作單位開發的大報排版軟件組一版大約要1小時,最嚴重的是要修改必須重排,這對時效要求很高的報紙排版是不允許的。報社要求限期解決,王選心急如焚,回到家與陳堃銶商量。陳堃銶說:“我知道解決辦法。”王選一聽,大喜過望,讓陳堃銶立刻去幫助解決。但他沒有想到,平日裏任勞任怨的妻子這次卻不肯馬上去,兩人激烈地爭吵了起來。

                 

                    陳堃銶:聽說我有辦法解決,王選立刻要我去教,但我有抵觸情緒,不肯馬上去,因為對方某些領導出於本單位利益的考慮,常常把整個系統的功勞歸他們自己。其實我不是真的不肯去教,只是想“憋”他們幾天再去。王選一聽就急了,沖我嚷起來:你這不是在“憋”他們,你是在“憋”整個系統!我也火了,覺得他在上綱上線,後來冷靜下來,自然是按他的意見馬上去了。我明白,他根本就不考慮成績歸哪個單位,只要做出來,算誰做的都行。

                 

                    第二天,陳堃銶就趕到《經濟日報》社,與技術人員展開討論,大報排版軟件的難關很快攻破了。

                 

                科研之余,難得悠閑時光,王選和陳堃銶郊遊途中(1995年5月)。

                 

                中士立名

                 

                    與對科研的癡迷相反,王選對物質生活和個人名利看得十分淡然,他很推崇北大研究生中流行的一句話:“不要急於滿口袋,先要滿腦袋,滿腦袋的人最終也會滿口袋。”十多年裏,他幾次放棄了本來可以得到的長期出國機會,即使短期出國,他也把帶電器等大件的稀有指標讓給了別人。1979年,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美籍華人教授李凡,了解到王選的技術方案後,當即邀請他到麻省工作;1982年,王選到香港出席會議,一位港商在聽了他的報告後,以月薪6萬港幣的待遇要他留港工作,都補充王選毫不猶豫地謝絕了。1985年,王選家中還只有一臺9英寸的黑白電視機,有一次他在香港看到高級商場中一些人在買高檔首飾,而當時王選工資很低,無力為妻子買件禮物,但他忽發奇想:“將來會證明,這些買高檔物品的人對人類的貢獻可能都不如我王選。”他一下子感到有一種強烈的自豪感。後來王選自稱這是“精神勝利法”,但與阿Q完全不同,是對知識價值的高度自信。

                 

                    王選說:“一個人如果一味追求虛名的話肯定成不了大事業,因為追求名利要拉各種關系,是很花時間和精力的,而有急功近利的思想就不可能專心致誌、如癡如醉、鍥而不舍地攻克科學技術上的難關。”

                 

                    王選:1984年評選第一批國家級中青年有突出貢獻的專家,北大報了7個人,我排在第七,後來批下來6個,把我刷掉了。有的同事為我抱不平,但我聽到這個消息很高興,因為我覺得確實不如他們,當時激光照排系統雖然也得了一些獎,但是新華社還沒有正式投入實用。1987年第二次評審有突出貢獻的國家級專家,北大報上去6個,批下來3個,其中有我,這次我挺心安理得的,因為當時激光照排系統已在《經濟日報》等用戶推廣,也得了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我的原則是這樣,不該得到的東西你不應該千方百計去得到,而應該心平氣和,更加鼓勵自己奮發努力。”

                 

                    雖然丈夫買不起首飾給自己,陳堃銶並無任何在意,在名利方面,她和王選同樣淡然。1988年,王選和陳堃銶一道赴香港開會,這是陳堃銶第一次到香港,她沒有去逛商場,而是一頭紮進書店,翻看香港出版的報刊書籍,了解海外華文排版格式。王選後來由衷地感嘆:“幸虧陳堃銶在名利方面不追求享受,假如她比較庸俗地追求這個,一定要去搞高檔的東西,要跟別人攀比的話,可能會逼著我在經濟收入上去爭鬥,或者去占更多的利益,可能會對我的事業產生很大的危害。這一點是她對我的又一個幫助。”

                 

                    幾十年風風雨雨,王選在經歷了重重艱辛磨難之後,迎來了人生的高峰。面對紛至沓來的榮譽和地位,王選始終保持著清醒的頭腦,他看到我國南北朝時北齊文學家顏之推關於“士”與“名”的古訓(見顏之推《顏氏家訓·名實》),拿來自省,道出了對待“名利”的原則:

                 

                    一個人難免要有名的,我的原則是不該我得的名利堅決不要,可要可不要的名利也不要。中國古代有句話,“上士忘名”,將名利徹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來;“下士竊名”,自己不行就竊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會為了立名而去竊名。

                 

                    一個人在家裏的表現是比較放松的,也是最能體現人的本質的。陳堃銶說:

                 

                    我從沒見過王選獲了獎,回到家中洋洋得意過,相反,他表現得很平靜,有時他同一些老科學家或有突出貢獻者一起開會,回來後對我說:“我自慚形穢”。因為他清楚,自己所取得的成果是集體智慧的結晶。有人稱王選為“當代畢昇”,“中國激光照排之父”,他很不同意,對我說:“當代畢昇”是一個集體!工作是大家一起做的,我已經得了不少榮譽,好處不能只歸我們。

                 

                    拒絕急功近利,“依靠堅持不懈的奮鬥,長年累月下來最後獲得成功”。這是王選和陳堃銶對待人生的精神狀態,更是一種精神境界。

                 

                半生苦累 一生心安

                 

                    1981年,長期的緊張工作,使陳堃銶不幸罹患直腸癌。王選一聽到這個消息,“不啻晴天霹靂”,千言萬語,卻只說出一句:“這些年你受苦了,是我不好,沒照顧好你……”陳堃銶看出了丈夫心頭湧動的悲情,笑著輕聲打斷王選:“別說了,同事們說你快成祥林嫂了。都說體質弱的人什麽都長得慢,我歷來體質差,命不該絕,還有50%的希望呢,不用擔心!”

                 

                    陳堃銶超常的鎮靜和樂觀感染了王選,他默默祈望,癌細胞千萬不要擴散。

                 

                    為了方便照顧,王選的姐姐王雋從無錫趕來幫忙。陳堃銶手術那天,王選和姐姐在手術室外守候著,王雋見弟弟“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來回踱步,喃喃自語:“不知轉移了沒有?不知轉移了沒有?”來北京的幾天,王雋驚訝地發現,小時候愛美的弟弟一點也不懂得修飾,經常錯穿兩只不一樣的襪子,甚至將陳堃銶的襪子硬往自己腳上套,有一次衣服穿錯了正反面,出門也常常丟三拉四。王選對姐姐說:“現在我必須把工作放到第二位,堃銶性命攸關,保住她的生命是第一位的,我必須照顧好她!”

                 

                    手術終於結束了,也許上天給予這對夫妻的使命還沒有完成吧,大夫們驚奇地發現,癌細胞既未擴散,更未轉移,連附近的淋巴結也沒有一個受到感染。但他們不得不給陳堃銶做了直腸切除和肛門改道手術,這給陳堃銶一生帶來了常人難以想像的不便。陳堃銶從手術室被推出來,她虛弱地沖王選一笑,王選一下感覺雲開霧散,緊緊握住了妻子的手。王選悄悄對陳堃銶說:“以後我會好好照顧你,將來老了,也是我先送你走,不讓你一個人孤單,一個人的日子太難過了!”一番話,說得陳堃銶眼眶濕潤了,她看著丈夫消瘦的臉、充滿血絲的眼睛和蓬亂的頭發,心疼地說:“沒有我,你怎麽會照顧自己!”

                 

                    陳堃銶手術後休息了一年,又投入了工作,繼續負責軟件的研制,緊張程度和承受的壓力絲毫不亞於手術前。

                 

                    2000年,年僅63歲的王選身患肺癌,他在遺囑中寫道:“我常說我一生有十個重大選擇,其實我最幸運的是與陳堃銶的結合。沒有她就沒有激光照排。”

                 

                    2006年2月13日,與病魔頑強抗爭了5年多的王選,消化道大出血,時間在一秒一秒流逝,王選的呼吸越來越衰竭了,血壓不斷下降,輸進去的血和流出來的血顏色幾乎沒有區別。看著相知相伴一生的丈夫,陳堃銶痛斷肝腸,她深知王選的心願-“不願浪費國家和醫生們的財力物力和精力”,於是毅然作出一個大膽決定,停止輸血!陳堃銶臉貼在王選耳邊輕聲地問:

                 

                    “那……咱們不輸血啦?現在血源這麽緊張,還是留給更需要的病人吧?”

                 

                    雖然閉著眼睛,王選的眼皮還是動了動,並微微點了點頭,對妻子的意見表示同意和肯定……這是一個無比艱難的決定,因為它關乎王選的生命;然而,這在王選夫婦又是一個自然而然的決定,因為他們的心裏,想的總是國家和人民的利益,總是“為別人考慮”!“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王選用自己的生命,成就了從小立誌要 “做一個好人”的人生追求!

                 

                    在場的醫務人員看到這一幕,再也無法控制強忍多時的淚水,幾個護士哭出了聲,他們堅持要把從血庫裏領出來的血給敬愛的王選老師輸完……

                 

                陳堃銶為王選寫下挽聯:半生苦累,一生心安。

                 

                    陳堃銶為王選寫下挽聯:半生苦累,一生心安。淒婉中透著堅強,樸實中蘊含深刻,是對王選一生的準確概括。

                 

                    陳堃銶:“累”大家都能理解,指的是工作上的勞累。為什麽我說他“苦”呢?“苦”有很多,其中一個“苦”就是他的病,他病的時間很長,年輕的時候就患過重病,晚年也是。除了病他還受到一些磨難,比如文革時期的打擊,以及後來工作中遭遇的嘲諷、不信任甚至攻擊等等。

                 

                    “好人一生平安”這句話不對,好人並不見得平安,應該改一個字:“好人一生心安”。我想王選應該算是個“好人”了,所以我給他寫下“半生苦累”後,立刻就想到了“一生心安”。我總結王選的一生,想來想去,就是這八個字:半生苦累,一生心安。

                彩神

                神彩8下载安装

              2. <tr id='xp9B9E'><strong id='xp9B9E'></strong><small id='xp9B9E'></small><button id='xp9B9E'></button><li id='xp9B9E'><noscript id='xp9B9E'><big id='xp9B9E'></big><dt id='xp9B9E'></dt></noscript></li></tr><ol id='xp9B9E'><option id='xp9B9E'><table id='xp9B9E'><blockquote id='xp9B9E'><tbody id='xp9B9E'></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xp9B9E'></u><kbd id='xp9B9E'><kbd id='xp9B9E'></kbd></kbd>

                  <code id='xp9B9E'><strong id='xp9B9E'></strong></code>

                  <fieldset id='xp9B9E'></fieldset>
                        <span id='xp9B9E'></span>

                            <ins id='xp9B9E'></ins>
                                <acronym id='xp9B9E'><em id='xp9B9E'></em><td id='xp9B9E'><div id='xp9B9E'></div></td></acronym><address id='xp9B9E'><big id='xp9B9E'><big id='xp9B9E'></big><legend id='xp9B9E'></legend></big></address>

                                  <i id='xp9B9E'><div id='xp9B9E'><ins id='xp9B9E'></ins></div></i>
                                  <i id='xp9B9E'></i>
                                    • <dl id='xp9B9E'></dl>
                                        <blockquote id='xp9B9E'><q id='xp9B9E'><noscript id='xp9B9E'></noscript><dt id='xp9B9E'></dt></q></blockquote><noframes id='xp9B9E'><i id='xp9B9E'></i>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冰窖口胡同2號 郵政信箱:北京8068信箱 郵編:100088 工程院位置圖
                                        電話:8610-59300000 傳真:8610-59300001 郵箱:bgt@cae.cn
                                        Copyright © 2003-2019 彩神 ICP備案號:京ICP備14021735號-3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8133號